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水母」

A Jelly-Fish  by Marianne Moore
Visible, Invisible,
A fluctuating charm
an amber-tinctured amethyst
inhabits it, your arm
approaches and it opens
and it closes; you had meant
to catch it and it quivers;
you abandon your intent.

倏忽可見,倏忽隱形,
隨波舞動的小小幸運符
琥珀色的紫水晶
隱身其中,當你的手臂
接近,它一開
一闔;你原本執意
攫取,它不住顫動;
你於是打消念頭。


這是一首生動描寫水母「形」與「態」的小詩,靈巧捕捉詩中主人翁與水母接觸片刻的心境起伏。 詩人首先以「琥珀色的紫水晶」來形容半透明、果凍狀的水母,時而可見、時而不見。在擬態的部份,本詩運用許多「and it…」的句型交疊,在節奏上造成一種波動感,與「fluctuating」、「quivers」等字眼互相呼應。而首句的「Visible」與「invisible」也提示了本詩的一種律動──於是,在見與不見之間,在水母的開與闔之間,在詩中主角與水母的一來一往之間,詩人也刻畫出心思意念的波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