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愛在午夜希臘時」(Before Midnight):婚姻必然就是愛情的墳墓嗎?

圖片來源:CineSphera

喜歡「愛在黎明破曉時」(Before Sunrise) 與「愛在日落巴黎時」(Before Sunset)的朋友一定會和我一樣引頸期待這三部曲的最後一個樂章「愛在午夜希臘時」(Before Midnight)。「Before Midnight」的時間架構與前兩部類似,都是一天之中所發生的事,當然敘事手法也著重在長距離拍攝男女主角兩人「talking while walking」。然而,倘若只是單純喜歡「Before Sunrise」和「Before Sunset」中的浪漫元素的話,可能會覺得這部片乍看之下其實非常「反浪漫」。

因為九年過去了,當年的新銳作家Jesse老了,抱著吉他彈唱的Celine看起來則頗有中年發福的大嬸姿態,這對夫妻現在有一對雙胞胎女兒(所以當年Jesse果然一去Celine的公寓就註定趕不上飛機啊~),帶著Jesse與前妻的孩子Hank應邀到希臘一位作家的家中渡假,故事就由一家人送Hank到機場搭機返美展開......Jesse對於Hank有很深的愧疚感,覺得自己因長年居住巴黎而錯過兒子成長過程中最重要的一段時間。Celine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猶豫著該接受一個夢寐以求的絕佳工作機會?還是以家庭為主?或甚至Jesse可能希望他們舉家搬到美國去?

「愛在午夜希臘時」中的Jesse和Celine - 如同許多夫妻 - 他們的對話內容滿是「柴米油鹽醬醋茶」,而且還很容易擦槍走火,雖是無心卻往往容易刺到對方的痛處。兩個人都認為此刻的自己若是現在在火車上與對方相遇,絕對不會發生像1995年那樣「情定維也納」的事情。難道婚姻必然就是愛情的墳墓嗎?

然而電影本身所透露出的訊息似乎也沒有那麼絕望。首先,片中花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在討論Jesse手頭上正在寫的新書,關於一群人因著對於「時間」有不同的知覺而對生活有不同的「現實感」。這個橋段表面上似乎和情節內容沒有什麼關係,但卻揭示這部電影的一個核心思想:人受限於時空,處於歲月的漩渦中往往覺得眼前是一團迷霧,人有時就迷失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接著在談話內容非常勁爆(近乎成人)的餐桌戲中,一位女性角色Natalia說出一段點題的台詞:「Like sunrise, sunset, we appear, we disappear. We are so important to some, but we are just passing through」,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過客。那種對時間知覺的權釋就好像Jesse和Celine靜靜地看日落那一幕,然後Celine說:「Still there... still there... still there. Gone」。跳出時間迷霧的方法無他,就是餐桌上那位希臘作家說的,刻在阿波羅神殿上的神諭「Know thyself」,認識你自己------人總要有信念。

然後我們才能不斷在人生道路的十字路口上作出抉擇,然後繼續走下去。片中的男女主角在某個當下觸及確實能夠危急婚姻的炸彈,引信已經點燃,然而Jesse以「時空旅行者」的身份很幽默聰明地 - 而且也很浪漫地 - 化解危機。那一夜,他們決定未來還要繼續「一路走、一路不停說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