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1日 星期一

巴哈《十二平均律》創意曲No. 13 (Two-Part Invention No. 13 in A Minor BWV 784)


最近幾天總會聽到鄰居某個孩子在練習這首曲子,感覺上還很生疏、還在適應左右兩手「對位」的階段,有點像是踏出去的每一步都怯生生的樣子...... 聽他/她練琴時,我都在心裡默默為他/她加油,覺得那個孩子的觸鍵其實很有「巴洛克」的味道呢。巴哈為鍵盤樂曲所寫的《十二平均律曲集》是一般鍵盤樂器學習者必學習的教材,但它對我的意義不僅僅只是如此而已——那就像是從天文望遠鏡中窺視宇宙的瑰麗一般,即使以管窺天只看到了一個星座。而這首創意曲No. 13正是其中我很喜歡的作品之一。

於是今晚很想找來聽,在YouYube上聽了幾個版本:年輕時期顧爾德的彈奏實在太也飛快啦(個人比較喜歡他後期對巴哈的詮釋)、有些是彈法太黏於是古意盡失、有些則太「機械」而沒有感情...... 貼上來的這個版本堪稱走中庸之道,雖然總覺得還能找到更好的版本,可是仍然選擇它的原因則在於可以一邊聆聽一邊對照著樂譜——當聽覺在建構巴哈音樂中雄偉「建築」的同時來對照樂譜中的「結構藍圖」,讓兩個聲部的對話能夠更加立體。

據說有些科學家、建築師等相關人員從事的研究是把巴哈的音符「數位化」,所得到的數據不僅具有結構性,而且能成為建築物的藍圖。我的數學一向很差(不諱言地說還考過0分~),更不是科學家與建築師,但是我「很不科學、極度沒根據」地純粹去感受到每一個音符各在其位、各司其職的秩序與和諧,親臨巴哈「建築」之美的鑰匙其實就緊緊握在我們每一個人的手心裡。

曾經聽過由兩把二胡演奏的版本,「中西合璧」在這首曲子是意外的驚喜,尤其絲絲入扣。很多時候覺得巴哈的音樂能夠跨越時空的藩籬,可以與東方音樂擦出交會時互放的光亮,甚至也能在現代音樂中時時找到它的蹤跡——大師其實與我們很接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