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8日 星期三

「里斯本故事」(The Lisbon Story):一個城市的聲音記事


音效師溫特出遠門回來,看見他的導演好友佛萊德從里斯本寄來一張風景明信片,信中提到他拍片出了問題而向他求救。溫特二話不說,立刻以汽車載運十多箱的器材驅車前往,從德國出發沿途經過了許多國家,卻在半路爆胎了,雖勉強修復往前開,卻又遇到水箱冒煙,幸好一輛遊覽車經過,遊客們奉上好幾箱的飲料,溫特將飲料權充水使得車子繼續往前走。 然而在離里斯本四十公里處車子拋錨了,溫特商請一名過客,願將廢車給他,只求載他到里斯本。主人原本不答應,但聽說車內有杜比音響的錄音機就答應了。

到了里斯本費了許多工夫才找到佛萊德的住處。 然而佛萊德不在,倒是曾與佛萊德一起拍片的一羣小孩常常出現並對著溫特攝影。溫特為了收服這羣小孩,特別表演了一場配音秀,孩子們讚嘆連連。溫特到附近的理髮廳修鬍子,見一名小孩常常窺伺他,但只要一看到他,小孩立刻消失無蹤。 佛萊德依舊沒有回來,溫特開始檢查佛萊德所拍的影片,都是里斯本的街道與人物。忽然溫特聽到隔壁傳來美妙的演奏,原來是聖母合唱團在演奏,主唱泰瑞莎美妙的歌聲深深感動了溫特。

第二天合唱團作最後一次練唱,準備要到巴西演唱,臨行前合唱團將一卷錄音帶托溫特交給佛萊德,那是他們為電影演奏的配樂。溫特被泰瑞莎深深吸引,泰瑞莎也表示希望回來時還能見到溫特。溫特在房間發現佛萊德的錄音以及一本書中所提及對生命意義的探索以及困惑。 溫特繼續在街頭上錄音,被無賴謊稱知道佛萊德的下落騙去一點錢,但溫特不以為意,倒是在街上又陸續錄下許多奇特的音效,如婦人洗衣聲,老人磨刀聲;等待期間也接到泰瑞莎從巴西寄來的風景明信片。 

這一日溫特在車上遇見那名窺伺的小孩,跟蹤後才知他是佛萊德的助手;佛萊德困惑於電影創作的方向,想提出各種實驗的形式但反陷泥淖中。最後溫特以錄音機錄了一些話點醒了佛萊德,於是兩人又重新燃起合作拍片的熱情與力量。


這是官方「里斯本故事」劇情簡介,而這部電影的首尾可說是由兩張明信片(一張來自里斯本,一張來自巴西)串聯起來的。先說這部由德國導演Win Wenders所拍攝的紀錄片承接其一貫的「公路電影」精神,讓觀眾參與這座城市的「流動饗宴」,有景像、也有所謂的「unseen image of Lisbon」——即里斯本的聲音,其中的主軸就是有葡萄牙國寶之稱的「聖母合唱團」(Madredeus)。據說Win Winders正是因為聽了樂團女主唱Teresa的聲音,因而決定要拍攝一部有關里斯本的電影。

音樂在Win Wenders的電影裡總是一個極端重要的元素,往往我們「看」完一部片子的同時也「聽」完一部電影,然後關於這個城市的故事就由聲音與視覺的雙重意象中膠碟架構出來。或許不少觀眾會覺得這是一個沒有什麼劇情的電影,說是紀錄片的話,片中那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導演還真是吊足大家的胃口。可是,這正為片中主人翁的「音效quest」增添懸疑的氣氛,但在城市裡的追尋往往不正像在迷宮中找答案,總是要經歷多方摸索,不是嗎?


然而Win Wenders就是Win Wenders!一直覺得他的電影好「立體」,有耐人尋味的畫面、美好的音樂、自成一格的氣氛、細膩的敘事風格以及深邃的內涵。這部電影與音樂對我個人而言,與過去的一段傷心歲月有很深的連結,所以過去有一段時日每每聽到Madredeus女主唱Teresa的聲音總有很複雜的感覺:多麼美好!多麼扎心!現在回首那段時日,已是「也無風雨也無晴」,畢竟今日之我乃是昨日之我成就的嘛~ 然而,依然是如此動人的旋律與聲音,仍舊訴說著里斯本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