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7日 星期一

「大尋寶家」(The Monuments Men):是個好題材,可是......


最近看的兩部片子剛好背景都在二戰(另一部片是「偷書賊」)。這部「大尋寶家」有著極堅強的大卡司陣容,也有不錯的題材,感覺上導演很用力地在經營某種懷舊情懷,並嘗試在故事主軸中兼顧嚴肅課題的探討與幽默元素。可是......

很多時候實在有點「太愛國」。而且看完整部片子後,讓我一直持續去思想的卻非關電影,也非關影片中那七位角色。讓我感到「熱血」的是那完完全全跳脫電影、曾經在現實生活中如此轟轟烈烈並在非軍事專業訓練背景與缺少軍援的情況下,完成近乎不可能任務的七位人物。我會很想去多了解他們的故事...... 應該這麼說吧,我其實蠻感謝這部電影使我知道有這七個人的故事,如果以後有機會去美術館、博物館或教堂裡實際看到他們所搶救回來的藝術瑰寶真跡時,我會有更多的感動,相信那個時候我的腦海裡一定會浮現這七個人,因為他們的故事正也是這些藝術品的故事,彼此緊密結合。不然,我們今天無法傳承這些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

這七位英雄的二戰與正規軍人的二戰很不一樣,當然有關當局最關心的絕對不是「藝術品的死活」,而是戰爭得失,甚至往往為此可將人員傷亡棄於不顧。這——並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在如此非常情況之下,人也莫可奈何。片中倒是有一幕令我印象頗深刻:在基地台播放聖誕歌曲與親情溫馨廣播的德軍也表現出凝重的表情,彷彿讓敵方身陷四面楚歌處境的同時,這才發現自己的內心也承受同樣的煎熬。誰不想回家與家人團聚好過節呢?然而,與聖誕歌曲parallel的畫面則是野地醫院手術台上不治的年輕軀體......

這部電影一直在問的問題是:有必要為了藝術品而犧牲生命嗎?類似的問題有一點點像是「有必要為了搶救雷恩大兵而犧牲更多士兵的生命嗎?」此類問題的確不好說,因為牽涉到一個人的信念與價值觀。可是當焦點放在「淪落納粹之手的藝術品」時,又是另一層面的難題。同意該去搶救雷恩大兵的人或許會覺得為藝術如此鞠躬盡瘁實在不必要,他們的理由可能是:雷恩大兵是人,畢竟是溫血動物、有生命的,而藝術品就物理特性來說當然沒有身體的溫度,對不解其價值的人來說,不過就是一個冷冰冰的物件。我想導演想要傳達出來的訊息則是:放下99隻羊去找那走散迷失的一隻羊並不存有問題,因為在比重上99頭羊 = 1頭羊,所以我們願意承擔為了搶救雷恩大兵可能會有傷亡損失;而藝術呢?藝術是過去、現在,也是未來,身為歷史的一部份且又同時見證歷史,雖歷盡滄桑,也不能失去,因為大家都知道人類不能沒有歷史而活...... 那樣就好比一個人失憶一樣......

整體說來,這是一部卡司陣容龐大、編導立意良好的一部作品,只是結構有些鬆散,像是縫製針法不夠緊密的拼貼,too patchy,這點有一些些可惜就是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